无宴

【楚路】少年不识愁滋味

《丑奴儿·书博山道中壁》   辛弃疾
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,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


楚子航把毕业证书拿在手上,掏出手机给路明非发了条信息:「在哪?」
路明非回得很快:「小卖部,师兄快来我请你吃冰」
楚子航看着屏幕上的字,几乎能想象路明非咬着冰棒摇头晃脑捧着手机给他回信息的样子。他莫名地笑了一下。
把手机揣回兜里,他沿着种满了梧桐树的路往小卖部走去。
昨夜下了场大雨,尽管已是六月末,太阳的气焰还是被洗去了不少,空气里是雨后的清新味道,也不像往常那样带着高温沉沉压在人身上。
楚子航绕过一些地上的浅水洼,看了看头上遮天蔽日的茂盛绿意。
他心里倒没有太多的离愁别绪,只是第一次觉得校园里这么静——今天周日,准高二和准高三生们都放假,只有毕业生回校参加毕业典礼。也是第一次好像有足够的时间在这条路上慢悠悠地走,却没想到是在他即将要离开这个校园的最后一天。
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三年青春匆匆跑过,都还没来得及细看沿途的风景,也没来得及抓紧身边的人,唯一能停下好好等一等的时刻却已是终点,等到的只有这阵寂静。




小卖部虽说冠了个“小”字,但其实规模可观,毕竟要应付全校如狼似虎的同学们。而且前不久才翻新了一次,窗明几净。
楚子航看见坐在玻璃窗旁边的路明非,低头在手机上戳戳戳,嘴里叼着的木棍还不安分地上下晃悠。
路明非抬头往他这边一张望,视线跟他撞个正着,他笑起来,把嘴里的木棍拿在手上,想耍个帅地站在原地往四米外的垃圾桶里扔。
嘭。小木棍撞在边缘上,弹了出来。
楚子航听见路明非啧了一声。然后人走过去认命地把木棍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。
有点傻,楚子航想。
路明非直起腰来,楚子航已经站在了他旁边。
他们走到冰柜前,路明非拍了拍冰柜门:“来,师兄,随你挑,拣贵的买。”脸上明晃晃的一副“老子有的是钱”的表情。
楚子航摇了摇头:“你选吧。”
路明非知道他一向在这种事上无所谓,于是按照楚子航平时的口味挑了个……贵的。至少看包装就挺贵。
付钱的时候,小卖部的阿姨对楚子航笑着说:“楚同学要毕业啦?毕业快乐啊。”
楚子航点点头,道了声谢,撕开了冰淇淋的包装。
路明非虽然早就对楚子航的人气有直观感受,但还是没想到连小卖部阿姨都能认得这家伙。而且——
“唉我本来想第一个说的,没想到被阿姨给截胡了。”他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。
楚子航偏过头看他。
“师兄,毕业快乐啊。”路明非看着他的眼睛,笑着说道。
“嗯。”楚子航脸上也露出了笑意。
“不过师兄你倒是终于脱离苦海啦,我还得再熬上一年。”路明非跳上花坛边,小心翼翼躲着伸出来的枝叶。
楚子航走在他身边,时不时看一眼他脚下:“很快的。”
“是有点,我感觉自己好像还是个刚入学的高一小屁孩呢,怎么突然就要踏入地狱模式的高三生活了?”
路明非回想楚子航高三这一年,虽然感觉他师兄照旧是游刃有余地拿第一,但学习强度大了不少,在家里每天高三特供营养餐的补充下,人还是肉眼可见地瘦了。
等到了他自己,照他这成绩,不知道是不是非要褪下几层皮不可。
路明非叹了一口气,但他无心在这个话题上纠结:“师兄,你接下来什么安排?”
“学校说接下来可以自己在校园里拍照留念,晚上去礼堂参加毕业典礼。”
“拍照啊……”路明非偏过头看他,“师兄你要拍吗?”
“去看看吧。”楚子航没直接回答他,往前走去。
好在路明非早就习惯了这人的说话方式,跳到地面跟上他。

路明非看楚子航走的方向,大概猜到了他要去哪。果然,没几分钟后,他们到了篮球场。
道路一旁的葱郁大树将绿叶伸进了高高的铁丝网中。球场上的水洼里留下几朵云的影子。生锈的蓝色篮球架下有一只被主人遗留下来的孤零零的篮球。
楚子航捞起篮球,轻巧地在手上转了个圈。
“来一场?”
“师兄你……”路明非哭笑不得,“明知我什么水平还来?”嘴上这么说,他却是微微弯下腰,做好了防守的姿势。
楚子航来势凶猛,一点没有放水的意思,迅速带球过人,起跳,投球。
哐。球进了筐。漂亮的三分。
路明非竖了竖大拇指。
接下来几分钟,完全是楚子航的个人秀,单方面完虐路明非。
路明非扯了扯领口,尽管天气不热,他身上还是出了一层薄汗。他朝楚子航摆了摆手,坐到铺满了绿荫的长凳上。
“师兄你太不够意思了吧,下手毫不留情啊,这把我打击的真是……”路明非双手撑在身后,看着走过来的人,抱怨道。
楚子航没说话,运着球在他身边坐下。
路明非等了一会,看楚子航没有说话的意思,于是自己装作不经意地开口:“诶我记得,师兄你还是篮球队主力的时候,有一场比赛吧,在这打球,旁边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一圈人,那个欢呼声啊,啧啧啧。”
楚子航顿了一下:“哪次?”
路明非笑眯眯地道:“就我坐这当替补的那次咯。”
楚子航看他一笑,就知道他的意思被面前这人猜了个通透,只能无奈地抬手揉了揉路明非的头发。
路明非嘿嘿笑了一下。
跟楚子航相处久了,他发现其实这个人的心思非常好猜,那些熨帖人心的温柔都藏在他从不言语的一举一动之中,像掩在枝叶下的繁花,风吹过就露出那动人心魄的一角,风过了又再是原样。
路明非一直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能走到这个人的身边,更重要的是楚子航似乎完全持纵容的态度,不声不响地看他莽莽撞撞闯进来,最后还把人一圈,想走也走不了了。


晚上的毕业典礼路明非本来觉得没自己什么事,于是想溜,却被楚子航拉进了礼堂,把他摁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,交待道:“坐在这,别乱走,我要去班上报个到,等会儿来找你。”
路明非点了点头。
楚子航走了之后,路明非就开始刷手机,哪知道这个等会儿就等了半个多小时,毕业生们都落座得差不多了,礼堂突然黑了灯,路明非也百无聊赖地把手机收了起来。
大屏幕上亮出一串字,效果酷炫,主持人开始上台,路明非坐直了身仔细辨认有没有他师兄。
这时,有人拍了拍他的肩,路明非一回头,是楚子航。
“师兄,你不用主持吗?”路明非疑惑道。以往学校里有什么大小活动,楚子航绝对是主持C位,他不信这最后一次机会了,校方还能放过他。
“我推了。走吧。”楚子航示意他跟他走。
路明非身体反应比大脑快,站起身跟楚子航从侧门出去,然后才问:“师兄我们去哪?”
楚子航牵起他的手,路明非吓了一跳,四处望了望,好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礼堂里了,没人。
楚子航把他往楼上带,路明非记得礼堂楼上只有通往天台的路。
他们停在一扇小门前,路明非一脸惊诧地看着楚子航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。
准备齐全啊,他想。
他们推门进去,视野顿时开阔,夏日傍晚的天空带着独有的辽阔感呈现在他们眼前。
“我记得你说过,很喜欢这个地方。”楚子航道。
“嗯。”路明非抑制不住地嘴角上扬。
以前这个天台算是他路明非包场,有事没事就上来看看。不过后来听闻别的学校有学生从天台跳楼自杀之后,学校就把所有天台的门都锁了,他还郁闷了好一阵,跟楚子航抱怨了挺久。
路明非也不嫌脏,趴在落了陈年灰的栏杆上,往远处看。楚子航站在他身边,也在远眺。
此时天色将晚,路明非没看见太阳,但看见水蓝的天上,几缕粉红的云飘逸地挂在天边,颇有几分中国画的意境。
路明非心里很静,向来如此,不管遇见什么糟心的事,只要一站在天台上,看见这天,看见脚下如积木般的楼群和穿梭其间形形色色的人们,他都能奇迹般地把自己脑子清空,发个不短不长的呆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夜幕完全降临,城市的灯光点亮了夜晚。晚风把黑夜的温柔送到他们耳边。
楚子航和他的手还牵着,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十指紧扣,另一个人的体温沿着密密麻麻的掌纹一路蔓延到心里。
“路明非。”楚子航突然喊他。
他转过头,唇上一片温热。
路明非闭上眼睛,听见楼下礼堂里飘来的似有若无的歌声:

最后一个夏天 
下一场悄无声息的雨
我会记起
遇见你的时候
心跳在我的伤口中
在你的眼睑与眉心







***私心在今天放这一篇,因为我今天毕业嘿嘿
***歌词自己瞎几把写的所以一点都不押韵
***是序所以有后文,然而也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写_(:з」∠)_
***文章内容其实跟诗没什么关系,只是装个逼
***希望大家看得开心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3)

热度(32)